【六合論壇】巴以衝突會影響西方對烏克蘭支持嗎?

香港中通社10月11日電(香港中通社記者王豐鈴)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10日表示,巴以衝突可能會“分散”國際社會對烏克蘭的注意力,並將產生後續影響。受訪學者直言,西方確實有可能轉移注意力,這取決於巴以衝突的規模和持續時間。料接下來美國會對以色列投入大量資源,惟歐洲能力不足,短期內無法填補美國援烏的空缺。

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(左)與美國總統拜登 圖源:新華社

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激進組織“哈馬斯”的衝突,11日進入第5天,雙方死亡人數突破1900人。美國、英國、法國、德國等國已發表聲明,對以色列表達堅定支持。伊朗、伊拉克、科威特、阿爾及利亞、沙特等阿拉伯國家,則對以色列表達了譴責或警告。歐盟出現分歧,歐盟宣布要中斷對巴勒斯坦的所有援助,但遭到愛爾蘭、西班牙和荷蘭等成員國的反對。

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10日接受法國電視台訪問時表示,巴以衝突“將使國際社會不再關注烏克蘭戰事”。他警告說,如果“國際注意力離開烏克蘭,那將會產生後續影響”,並稱:“烏克蘭命運取決於世界其他國家的團結。世界的團結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國的團結。”

對於澤連斯基的擔憂,北京外國語大學區域與全球治理高等研究院崔洪建教授11日向香港中通社記者解析,這一擔憂很現實,西方確實有可能轉移注意力,這取決於巴以衝突的規模和持續時間。美西方正尋求所謂“全球南方”合作,阿拉伯國家是其中重要一環。若美西方處理不好巴以衝突,或會促使阿拉伯國家“圍攻”以色列,形成更多一致立場,甚至可能引發連鎖反應,在俄烏衝突問題上站在西方對立面,這對西方影響更大。

對美國而言,以色列和烏克蘭,孰近孰遠,孰輕孰重?白宮稱,援以和援烏兩項援助都“非常重要”。美國總統拜登10日發表講話,美國政府將要求國會採取緊急行動,增加對以軍事援助,以滿足“關鍵合作夥伴”的國家安全需求。但稍早前,拜登也重申對烏克蘭的堅定支持。鑒於國會兩黨正就是否繼續援烏爭執不休,美媒《華盛頓郵報》爆料,白宮正考慮將對以色列和烏克蘭的援助項目“捆綁”在一起,迫使共和黨人同意援烏。

崔洪建指出,以色列是美國的盟友,對美國國內政治影響很大,且今後美國要在中東地區控局,以色列不可或缺,美國接下來會對以色列投入大量外交資源。而烏克蘭還未加入北約,美國僅視其為准盟友。對烏克蘭的援助,更受兩黨鬥爭、及大選將近等因素影響,愈來愈難以維持穩定。但美國不願失去歐洲的信任和支持,因此不會撤出,只會調整援烏的形式和節奏。

“美國的實力已不足以同時應付兩場以上的地區衝突,最擔心它所主導的所謂‘國際秩序’出現四面漏風的情況,因此要找准一個敵人,避免國內出現戰略分歧,也避免盟友體系中利益不一致。此前處理烏克蘭問題時,美國企圖捆綁中俄。現在處理巴以衝突,美國也要把兩場衝突都歸因於俄羅斯,彌補能力短板,克服資源分配的問題。” 崔洪建直言。

歐洲近期則有接棒美國,成為對烏軍援主力的趨勢。英國11日宣布總額超過1億英鎊的對烏軍援新方案,包括英國研發的新型近程防空系統“戰鷹聖騎士”。不過,一些歐洲官員對歐洲是否有能力接棒美國,為烏克蘭輸血提出質疑。北約軍事委員會主席、荷蘭海軍上將鮑爾警告,歐洲武器庫存已見底,業界生產能力不足。波蘭總統杜達警告,巴以戰爭將為歐洲帶來新一波移民潮,再次衝擊歐洲安全。

崔洪建分析認為,歐洲和美國的出發點有很大不同,對歐洲而言,烏克蘭比以色列重要,烏克蘭已是歐盟候選國,俄烏衝突就在身邊。歐洲對巴以衝突會有外交姿態,也可以制裁,但不願真金白銀投入。不過對於援烏,歐洲內部本就對烏克蘭問題存在分歧,且歐洲能力不足,各國正面臨國內經濟、社會諸多問題,短期內無法填補美國援烏的空缺,歐美之間會就此做協調。(完)

【編輯:王豐鈴】
热门文章